Monday, October 23, 2006

Be a beggar better than ask for welfare

读了10月24日《交流站》麦彩明的投函《应有义工跟进林仙花的个案》(简称麦文),我想讲述我的亲身体验。

  据早报报道,陈家总收入曾达到1400元,所以不符合继续得到社理会援助金。我本身于7月5日第一次鼓起勇气踏入西南社理会(SouthWestCDC),但社工说我家庭总收入约1300,没有债务,所以不符合得到任何社理会援助金。除此,社工还以带讽刺的口吻说,拥有电单车代步是一种奢侈行为。社工并没衡量比较搭公共交通的花费和拥有电单车代步的开销,就任意批评。鼓足勇气,把自尊心收起,却得到这种耻辱,若你是我,你还敢向政府机构“讨钱”吗?

  女儿(染色体有缺陷)在竹脚妇幼医院的医药援助又到期了。每半年提呈所有文件只为每四个月一次去复诊拿药,太麻烦了。于是老公决定多加班自负费用,不要再当个乞丐忍气吞声。

  我们不是不想得到一些援助,但我们受到诸多阻碍。试想若你像我们遇到同等待遇,你会如何?靠自己最好,不必看人脸色。虽然很苦但我们尽力撑下去。我不能保证我会比死者想得开,但目前我们还在“苟活”。

  低收入家庭,加上要承担孩子一笔可观、永久的医药开销,是会比别人辛苦的。健康很重要,但像染色体有缺陷和基因之类的先天性问题,甲状腺亢进等无法预知的状况,就不是我们所能控制和预防的。

  麦文说我们不应只往金钱方面想,教导人们积极的面对人生。我认为事不关己,任何“建议”形同废话。我们也是有血有肉的,任何的讽刺、批评都对敏感的我们造成伤害、退缩。被生活折磨得有如行尸走肉(过一天算一天),你要我们多坚强?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